昌鉴大和尚为《马传剑书禅诗一百首》作序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字体大小:+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应书画家马传剑先生之请,本寺方丈昌鉴大和尚为《马传剑书禅诗一百首》作序,序言被《花果山诗词》2019年第3期子栏目《诗家序跋》收录。





 

  《花果山诗词》2019年第2期子栏目《艺苑撷英》收录的昌鉴大和尚书法作品




《马传剑书禅诗一百首》序

 

释昌鉴

 

   灵山法会上,大梵天王以金婆罗花献佛,并请佛说法。于是,释迦牟尼佛一言不发,即以此花遍示大众。其时,佛陀座下十大弟子中以苦行第一而名世的摩诃迦叶尊者妙悟其意、破颜为笑,释迦牟尼佛便将此花交给迦叶,且言:“吾有正法眼藏,涅盘妙心,实相无相,微妙法门,不立文字,教外别传,付嘱摩诃迦叶。”所以,以禅入诗,或以诗言禅,本来都是第二义。        书法一道之于“禅”者,亦与诗相同。但是,既然“溪声尽是广长舌,山色无非清净身”,则又何必将禅诗和书法,看作与担水劈柴有所不同?

   如此,则以书法抄录古来高僧大德之禅诗,自然亦有其可观者。

   但是,书法一道,本身却又难言矣!如南唐后主李煜之视颜真卿书法,是所谓“真卿之书,有楷法而无佳处,正如扠手并脚田舍汉耳。”这是直言颜体书法,只是个粗手大脚的农夫在耕田!宋代大书画家米芾亦直言:“真卿学褚遂良既成,自以挑踢名家,作用太多,无平淡天成之趣。大抵颜柳挑踢,为后世丑怪恶札之祖”--原来,有颜真卿者,是“丑书”之祖也。

   这样看来,说“禅”说“诗”说“书法”,归根到底是“不可说,不可说,一说即错”了!又,或者一定要说,当如何?那就不过是个“不是风动,不是幡动,仁者心动”而已。

   有《马传剑书禅诗一百首》即将付印,亦可“应作如是观”。

   咄!灵山法会,至今未散。诸人还识得否?

   是为序。
 

 

马传剑先生书法(节录)
 

 

  分享  打印  关闭  顶部  

首页 | 花果山景区 | 国家宗教事务局 | 收藏本站 | 联系方式
Copyrights © 2012 道风-连云港花果山海宁禅寺 All rights reserved
苏ICP备09069606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