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生变“杀生”是谁的错?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字体大小:+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近年来,盲目放生、随意放生时有发生。比如,3月下旬,有人在北京怀柔区汤河口放生了一批狐狸和貉,引起了一场不小的风波;4月下旬,有人在尚未达到放生水质标准的北京通州潮白河放生十余筐活鱼,许多鱼在刚放生不久便相继死去。(6月2日人民网) 

  放生是近两年来兴起的一项民间活动,大多参与放生的人都算是信佛之人。其实,对于放生行为来说,是对动物的一种保护方式,体现了人们要与动物平等相处,不随意残害动物的善良本性。但是,一些别有用心的人却将放生作为谋取利益手段,他们无视国家生态保护相关规定,也无视动物放生动物是否能活下来,就随意、盲目地募集资金和招揽人员组织体放生活动,放生的动物和鱼类死亡比例相当严重,致使生态环境受到破坏。一些网友表现出极为愤慨:“这是在杀生而不是放生。

  从媒体报道的情况来看,一些人不仅是组织放生鱼类、小乌龟等,甚至还放生有狐狸、浣熊、貂等。而实际上,这些物种因为多数是人工养殖的,并没有具备在生态河流和森林中生活的本领,或是因为河流和相关区域不适合,造成大量放生动物相继死亡。放到河里的鱼死后污染水质,河水变臭;狐狸、浣熊放生山林后,死烂在路上发出恶臭,没有死的则进村“祸害”,搞得村子里鸡犬不宁。这些不良的放生现象,都会引起生态链的破损,给生态环境健康发展造成了严重影响。

  其实,对于动物进行有效的保护,将解救下来的动物实施科学的放生,这并没有错。一方面,看这些动物的来源是否可靠,是否属于健康的范围并适合放养标准;另一方面,放组织者是否有相关的资质,放生后能否做到有效的跟踪管理,以保证动物放生后的存活率。如果只是从集市上购买养殖户出售的动物进行放生,仅仅是为了圆一些人的某种心愿就随意组织放生以从中获利,如此的放生活动是决不被允许的。因为,放生组织者及其个人不属于相关的专业人士,并不知道放出去的动物能不能继续活下去,也不知道一些区域允不允许作为放生,一些组织者的根本目的就是通过招募组织放生活动从中可以赚取利益,他们才不管放出去的动物是死是活,才不会跟你讲什么仁慈道义。因此,我们千万不能把放生这种“善心”变成生态环境的“杀心”,把放生变成“杀生”。

  国家在生态环境的相关法律规定中,对保持生物链健康发展都有诸多规范性要求,尤其是对一些外来物种放生更是有着严格的管理规定。如巴西龟、鳄龟、美国斑点叉尾等外来物种是严禁放生的,而鲶鱼、鳡鱼、黄鳝等肉食性鱼类需控制放生。就拿外来物种巴西龟来说,其食性杂,栖息环境多样,繁殖、竞争和耐受能力强,已被列入世界自然保护联盟公布的全球100种最具威胁的外来物种之一。在去年,就有媒体报道,近万只巴西龟被福州市民放生闽江,将对生态环境造成较大影响,当地渔业执法部门不得不开展追捕活动。至于陆生动物的放生,国家也有明确的规定,其放生于野外的,放生单位应当向所在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林业行政主管部门提出申请。因此,在规范放生活动方面,国家应根据当前出现的放生乱象,尽快出台相关的配套规定,保证放生活动依法组织,符合生态建设要求,不能是谁都可以组织放生,什么物种都能随意放生。而对于放生组织者和个人来说,组织的放生活动应当符合国家法律规定,决不能是为了表达“善心”或是为了从中谋利而违规违法放生。

  人与自然和谐发展,是生态建设的基本要求。放生活动作为一种“善心”“善念”,公众是支持的。但是,放生活动不能以破坏生态环境为代价,更不能变为一些人获取利益的商机。唯有应尽快出台相关的地方标准,对随意、盲目放生行为实施严惩,以法治形式引导民众科学放生、文明放生,才能从源头上避免外来物种入侵,从根本上降低生态灾害发生的可能性。(林志干)

 

作者:   来源:中国网  

 

 

 


 

  分享  打印  关闭  顶部  

首页 | 花果山景区 | 国家宗教事务局 | 收藏本站 | 联系方式
Copyrights © 2012 道风-连云港花果山海宁禅寺 All rights reserved
苏ICP备09069606号-1